分享:

洛馬一季度財報公開,軍火生意真的是“大炮一響,黃金萬兩”?

2022-04-30 11:14 中國航空新聞網 看航空 專欄

圖片

4月19日,洛克希德·馬丁公司在其官方發布了第一季度財務業績:凈銷售額近149.6億美元,凈利潤17.3億美元。其中航空業務銷售額64億美元,直升機業務銷售額35.5億美元,導彈和太空業務分別為24.5億和25.6億美元。

疫情、供應鏈不暢、通貨膨脹

2022年第一季度的凈銷售額和凈盈利低于2021年同期,洛馬公司將其歸咎于新冠肺炎奧密克戎變體病毒在2021年冬季造成的人力缺乏及其引發的供應鏈不暢,以及今年以來美國通貨膨脹嚴重等因素。

圖片

美軍費再創歷史新高,但五角大樓和美軍企依然“捉襟見肘”?

圖片

洛馬公司體量最大的業務部門航空在2022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的營收情況。

以洛馬公司中體量最大的航空業務部門為例,第一季度凈銷售與去年同期基本相當,略有增長,但凈利潤減少了1400萬美元,下降了2%。

其原因是洛馬公司的兩大拳頭產品F-35和F-16在一季度里凈利潤都有所下降——雖然從銷售額上來說,F-35的銷售量低于預期,而F-16的訂單則超預期地增加了,但二者的凈利潤都在下降。

好在因為洛馬公司還持有F-22項目和美空軍的“機密合同”這兩個凈賺的項目,一定程度上彌補了F-35和F-16項目的利潤降低。

圖片

洛馬公司在航空業務上的利潤,除了部分來自F-35和F-16的生產外,還有一大部分來自常被忽視的在役戰機的維護、升級等業務。根據洛馬這份最近季度財報,其F-22項目的凈利潤增加了約3000萬美元。

也就是在這份財報發布的同期,洛馬公司和美空軍F-35聯合項目辦公室表示,力爭在近期內達成原計劃應在去年完成的三批F-35采購談判(即第15-17批次)。此前,雙方之所以遲遲未能達成協議,主要原因就在于洛馬要給F-35漲價。

漲價原因除了前述的通貨膨脹、供應鏈因素外,還包括新批次的F-35升級了先進系統和設備,以及2023財年美國國防預算草案削減F-35采購規模等一系列因素。而在上一次的合同中,F-35的單價已經低于8000萬美元。

圖片

洛馬公司稱2022年一季度交付了26架F-35,去年同期為17架。

俄烏戰事讓洛馬生意“烈火烹油”

盡管F-35的“內銷”遭到了美軍方削減采購數量等阻礙,但其外銷成績依然亮眼:僅今年一季度內,就有德國計劃采購35架、加拿大空軍下單88架以及瑞士和芬蘭的下單。這些大單讓洛馬手頭積壓的F-35訂單量又增加了223架,因此洛馬自信地表示:今年計劃交付的156架F-35依然將供不應求。

圖片

憑借F-35的市場表現,洛馬公司也底氣十足地表示:2022年一季度銷售額雖略低于預期,但也只是比預期低了2.5億美元,這僅相當于洛馬公司不到一天的營收,公司業績會在2022年接下來的時間里強力反彈。

此外,熱戰正酣的俄烏沖突也對洛馬公司業績產生了利好影響。洛馬公司CEO吉姆·泰克萊直言:俄烏沖突刺激了美國及盟國提高軍費開支,“我們收到了來自世界多地對末端高空區域防御THAAD和‘愛國者’PAC-3的意向需求”。

圖片

“武裝到牙齒”的歐洲?武器進口量猛增,繼續漲軍費

此前的早讀文章中我們已經關注過歐洲多國增加軍費開支,遠期目標是將國防預算開支占GDP的比例提高到2%。

日前,美國已承諾將向烏克蘭提供超過30億美元的軍事援助,其中包括美國現役庫存的“標槍”反坦克導彈、“毒刺”便攜式防空導彈和無人機等武器裝備。同時,在五角大樓與洛馬公司等防務巨頭的會議上,這些公司高管一致表示,盡管當前面臨嚴重的供應鏈挑戰,但他們一直在積極響應政府號召、增加產能。

圖片

俄烏沖突中,美國援烏的“標槍”反坦克導彈。該導彈的生產商,一個是洛馬公司,另一個是雷神技術公司。而雷神的另一知名產品便是“毒刺”便攜式防空導彈。

“大炮一響,黃金萬兩”?不不不

在俄烏沖突爆發、歐洲多國陸續增加國防開支等一系列連鎖事件后,歐美幾乎所有防務企業的股價都迎來了一輪大漲。這種現象雖一定程度上應驗了“大炮一響,黃金萬兩”,但全面看來,不論是各家公司的營收數據還是在資本市場上的市值,防務企業的“軍火生意”都談不上是“暴利”或“海賺”。

圖片

2022年一季度以來,知名防務企業的股價都在上漲,頗有“大炮一響,黃金萬兩”的既視感。

圖片

全球軍工企業排名背后的防務“生意經”

此前的早讀文章中,我們從多個角度解讀過全球各防務巨頭的營收情況?;诜绖债a業本身的特性,即便是占據壟斷地位的行業巨頭,營收與利潤也無法與蘋果、微軟、谷歌、亞馬遜等互聯網頭部企業相比。從2021年的財報情況來看,美國洛馬公司、雷神技術、波音、諾斯羅普·格魯門、通用動力、L3哈里斯這六大防務巨頭的市值加在一起,都抵不上蘋果這樣一個頭部互聯網公司。

圖片 

圖片 

從凈利潤率來看,防務巨頭們能達到10%以上的凈利潤率,已經算是極個別年頭好的“好收成”了;在普通的年份里,這一數據能維持在6%至8%之間就算穩定而優秀了,時有虧損也算常態。

也難怪在華爾街眼中,“軍工股”遠沒有互聯網“科技股”值得投資。即便在國際形勢劇烈變動時軍工股常會迎來短期上漲,但華爾街依舊評價其為“無聊而可靠的股息支付者,未來還可能變得更加無聊”。

圖片圖片

圖片

圖片

圖片

圖片

圖片

蘋果、微軟、谷歌等互聯網科技公司的凈利潤率往往在20%至30%之間,最低也超過10%;而洛馬、波音、雷神和空客的凈利潤率能超過10%已經算是極個別的好年景,為負也是常有的事。

沒那么光鮮,防務巨頭的另一面

不過,雖然防務企業不如互聯網科技巨頭們那樣光鮮靚麗,但防務企業的股價貴在穩定。支撐其穩定表現的則是防務行業獨有的鮮明特點:行業門檻和壁壘很高,廠房設備等資產比重高,不論是研發或制造,都呈現高投入、高成本、長周期等特點,而產出和收益周期也相當較長。此外,由于其客戶較為特定,在項目競標中還常常要冒著“你死我活”的風險。也因此,資本“熱錢”鮮有熱衷進入這個行業的。  

圖片

以戰機研發為例,在前期進行大量投入后,如果需求量不大、批產量有限,會直接造成單機采購價飆高。B-2隱身轟炸機就是這一情況的知名“代表”。

圖片

當前洛馬公司的子公司西科斯基正在與貝爾角逐美國陸軍“未來遠程突擊飛機”(FLRAA)項目,贏家將最終拿到千億的“超大蛋糕”。圖為西科斯基開發的“挑戰者”X復合直升機。

以近期新聞“德國宣布計劃從美國波音公司購買60架CH-47F‘支奴干’直升機”為例。雖然目前披露的合同價值達到了約50億歐元,看起來數額不小,但從前期選型、定下采購意向,到獲得德美兩方政府通過,最終簽署協議、下單付款,再到后期的生產并交付德軍,將耗時數年。報道稱,如果“一切順利的話”,首批CH-47F預計在2025至2026年交付德國陸軍。

圖片

剛經歷了幾年還不錯的年景,轉眼甲方就削減了國防預算、砍掉訂單……這樣的案例歷史上很多,譬如F-22項目。

而全球的大多數武器裝備訂單都像德國CH-47F訂單一樣,防務企業需要耗費數年才能消化完成。因此,即便看似是動輒幾十上百億美元的“大單”,如果分攤到每年,就談不上是多么大的數字了。時間周期的拉長還會帶來一個副作用:在變幻莫測的政經局勢下,這些訂單還可能遭遇中途取消,這種情況在過去也屢屢發生。

圖片

此次競標德國直升機項目的除了勝出者CH-47F“支奴干”,還有落敗者:洛馬公司的CH-53K“種馬王”??紤]到“支奴干”更便宜的價格、北約國家也多有裝備(通用性更強),德國最終選擇了CH-47F來取代現役的CH-53G。

責任編輯:intern